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女侠救子记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09

.
  苗疆大荒山云雾谷。人迹罕至,谷底四季如春。一个白衣少妇忽然脸色大变,紧紧搂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哭泣
起来。她就是「天香仙子」谢兰香。


  「妈妈别哭!爸爸快回来了。」谢兰香把孩子拉到面前严肃地道:「宝宝,妈妈刚才利用〔心有灵犀〕大法查
出你父亲已被人害死了,你以后要替他报仇。」「妈妈,我帅抗天以后倾云门全力进中原替我父亲报仇。」小孩仿
佛一瞬间成熟起来。「宝宝乖!」谢兰香把小孩紧紧抱在怀里…十年后,抗天这天无意中发现一座巨大天然弥勒佛
像,左手下垂,右手却半伸着,似乎手挽法诀。抗天爬到它手上,停了一会儿,心想何不再往上面看看。


  只见它头部圆圆的,大有十丈左右,笑口大开,里面却是一个很大的石洞,钻入洞中一看,只见洞内洁净异常,
洞的中央好似一只水盆,盆中却有碧色的水一小半盆,用手指一探、奇冷无比。


  抗天心想,古书常载有奇岩异石中有所谓灵石仙乳,千古难逢,莫非就是这东西,待我尝它一尝。于是从袋中
取出磁碗一只,舀了半碗,一气饮下,只觉其凉震齿,此外也毫无异味。


  他装了一瓶留给母亲。盆内的水装满一瓶后,已所余无几。一抹微风吹过,带来一阵兰香,石洞生幽兰原非异
事,抗天站起身来,向四周瞧了一瞧,洞的后面裂开一条石缝,缝内生有一株极大的朱兰,上有紫果三十六颗,每
颗约有金钱橘那么大,幽香扑鼻。抗天摘了一颗,尝了一尝,味略带苦,但芬芳之气沁人心脾,他一连吃了三颗,
将余下的摘了下来,心想,这东西最好把它装在水瓶内,但水瓶己满。他拔下配剑,取了一块细质岩石,用宝剑将
石头雕成一只酒瓶,又刻成瓶塞一个,这样费了不少工夫,才算大功告成。他把水倒在石瓶内,将水分作两瓶,每
一瓶里放了兰实十六枚。


  诸事完毕,靠在洞壁休息,发觉前面好象隐藏着一个石门,石门高约丈余,宽约五尺,抗天认不出是什么石质
制成。石门表面的石纹有如山水,浑然天成,很是美观,与旁边的石墙仅有细细的小缝,又细看石门的构造,果然
在石门的中间右侧有一个小洞,像是供作伸入门匙之物之用。他在四周和地上细细查看,不见有类似之物,忽然想
起朱兰旁有一石匙,忙把它拿来插进石洞用力一拧,果然听到门后喀啦一声,显是门闩移开的声音。他心中一喜,
掌劲向内轻吐,石门在一阵刺耳的叽叽声中缓缓开启,开了半尺宽后,即侧身闪进了内室,迎面却袭来一股香气…
他有些纳闷,开始观察室内的景物。这书室极大,约有十丈见方,高约两丈有余,墙边都有橱柜,室内正中是一根
方型石柱。抗天见室内有床、桌椅、几台之物,室内虽然简朴,但陈设之物却琳琅而且完好如初,除了每物都覆有
一层薄薄的尘灰之外,看来都无损坏,抗天不由得大奇。他再一细看桌柜上摆设之物,又不由得笑出声,原来这些
物事多是交欢的陶瓷,并绘以彩图,眉目须发毕露,男女陶醉和欢悦的表情栩栩如生,这些陶模有大有小,各种姿
势简直让抗天面红耳赤。


  他踱到床榻边的书桌,见书桌上仍散开着一排竹简,桌面上另有一本厚厚的书册。他摊开书册看了一眼,虽有
尘灰,但仍依稀可见字迹:「…神魔记…妄加修炼堕魔勿怨。」抗天自从父亲去世后便时时刻刻想着替父亲报仇,
因生就三阴绝脉不能练武,便想着另辟蹊径。打开后,发现里面包含着武,医,卜,星,象,阵法,符录等等。忽
然,他感到一股燥热,身体某个部位开始壮大…天儿出事了…谢兰香放下手中针线急驰而去。「天儿!」谢兰香只
见抗天衣服已被汗水湿透,洁白的脸被欲火烧得蜡黄,看见她来作势欲扑。她连忙制住其穴道,把脉一看,看来他
中了春药。谢兰香呆呆地看着抗天,心理剧烈斗争。


  爱子真情必须救他,而道德伦理却使她望而却步…一番剧烈争斗使她毅然下定决心,慢慢脱掉自己衣服,甚少
接触阳光的白玉胴体立刻暴露在光天化日下,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挺立着,浑圆乳房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
的乳晕娇媚动人,微微挺立的乳头诱人之极,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看得血脉贲张…双手
更紧张的伸向亵裤,纯洁的雪白亵裤终于被褪至膝上。在雪白的小腹下,有一片纯黑色的迷人草丛,芳草萋萋之处
着实令人怦然心动,令人恨不得马上剥开草丛,一窥迷人灵魂的神秘之境,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
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得不可方物…谢兰香慢慢的走向抗天,颤抖地脱下抗天的衣物。十五岁的抗
天肌肉健壮结实,极有魄力,全身像充满爆发力一般。挺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蕈状肉棒,竟有六、七寸长,怒目横睁,
肉棒上青筋不断跳动。谢兰香直觉得又害怕又羞赧,连忙闭上了眼睛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半晌才回过头来紧紧抱
住天儿,玉手握住肉棒,引向微开的花瓣,两腿夹在天儿腰际,双脚微微用力…「啊!进来了!」谢兰香双眼流下
晶莹的泪珠,解开天儿的穴道。天儿受到欲望的刺激,下身猛的一插,谢兰香忽然挣扎道:「痛啊…喔…痛…」天
儿已被欲火烧昏了头脑,只知道冲刺,冲刺,再冲刺!


  当天儿开始前后移动下体时,一种强烈战栗感袭向谢兰香,嫩穴被肉棒贯穿,阴道内被紧紧涨满,在肉棒多次
在下体内往返时,原来的激烈疼痛竟然慢慢减少,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
滋味,使她出现挺身相就的冲动,一波波快感以下体为中心扩散到全身,这已无关练功的心障,而是谢兰香压抑已
久的原始性欲已经被挑起了。


  丰满润滑的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天儿的身体,现在谢兰香脑中只有欲念,什么端庄贞节、慈母形象
都不管了,久蕴的骚媚浪态、淫荡之性被引发不可收拾。她这时玉乳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
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丝横飘,娇声淫叫,呼吸急喘。颈项、背脊间不时被轻轻爱抚,或者是在腋下软肉上揉捏
呵痒,偶尔会不小心的溜到丰臀上、股沟间造访她的菊花蕾,最是叫谢兰香慌乱失措。


  天儿努力的在谢兰香花瓣抽送,谢兰香不禁柳腰摇摆、挺直、收缩。天儿一面托起谢兰香臀部继续抽送,一面
揉摸着谢兰香的乳房,从这角度谢兰香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私处、柔软的阴毛和湿润的花瓣,以及一只不断进出
自己花心内部的肉棒。亲眼看见天儿肉棒抽插自己秘穴的激烈攻势,谢兰香心中的灵明理智有如风中残烛,鼻中的
哼声逐渐转为口中的忘情叫声。这时,房里除了不停抽插的「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又加上了从谢兰香口中传出
越来越大声的淫叫声:「啊!不!啊!要来了!天儿!」谢兰香用双手紧抱天儿的颈项,热情如火的缠着天儿做爱,
以一双抖颠的娇乳磨着天儿健壮的胸膛,柳腰急速左右摆动,阴户饥渴得上下猛抬,雪白的双腿开到极限,再夹住
天儿不放,粉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旋转,配合天儿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无尽无休,纵情驰乐。


  从两人身上滴下的液体,不但包含了谢兰香私处的蜜汁,还加上两人辛勤工作飞洒出的汗水,及两人嘴角不自
禁滴下的唾液,流到了地上,在夜明珠的光晕下,妖异地闪闪发光。


  忽然,谢兰香纤细合度的娇躯在天儿身上后仰,丰硕的乳房剧烈地颤动,全身一连串剧烈、不规则的抽搐,皓
首频摇,口中忘情的娇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泄了!」天儿只觉得阴茎周围的数层嫩肉一阵强烈的痉
挛抽搐,好似要把他整个挤干似的,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冲脑门,便将身为男孩蜕变成男人的证据,第一次的精
液喷进了有着养育之恩,最敬爱的母亲小穴深处,开始无力地压在谢兰香身上,他的肉棒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
有灼热的液体在谢兰香的子宫里飞散!


  一阵阵的精液冲击,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带上高潮的巅峰,灵魂像是被撕成了无数块,融入了火热的太阳,再
无彼此之分。谢兰香和天儿经过了绝顶高潮后,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