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回归之旅(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19




第二章送别昨日粉娇客,方有慈母恩情深。
  既然我的同桌已经转学了,那么我也只能老老实实念书了。程老师倒是对我
不错,还几次喊我出去谈心,让我专心学业,不要为了儿女情长而耽误升学。到
了2003年底,我的初三上学期已经结束了。在这个时期,家里发生两件大事,
一件是好事,为了给我升学创造有利条件,我们家卖掉了原来的小平房,又找亲
友们借了几万块钱,买了一套三室一厅两卫的商品房。当时房价还没有现在这么
离谱,精装户型总共也才花了13万不到。另外一件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正在
念高中的哥哥突然决定辍学,要跟着我舅舅学手艺。
  我哥哥打小成绩不好,不过人并不调皮,就是读书确实读不进。我哥这次显
然是下定决心了,我爸怎么打他,他都不肯继续念高中。无奈之下,父母就把哥
哥送到了省城,让舅舅带带他,能学一门手艺活,至少也不愁饭碗。
  当哥哥去省城后,家里就有些空落落的。我父母的感情并不算好,在我记忆
里,在我读大学以前,我爸爸还打过我妈妈几次,最严重的一次差点把我们家的
29寸彩色电视机给砸了。我爸念书的时候成绩很好,不过和我一样,比较贪玩,
读高二的时候受同学鼓动,再加上我当时还在世的曾祖母塞给他四块钱零用钱,
他也没有心思读书,于是和同学一道把全国各地玩个遍,就像文革时期的红卫兵
一样。当我爸在外长了见识,回到县城,就没心思读书了。于是我爷爷教了我爸
一门金银首饰加工的手艺,然后给我爸说了一门亲事,就把我爸赶出家门了。结
果到了后来,当时和我爸一届的参加完当年高考的同学大多混进体制内,吃了皇
粮,其中混地最好的行政级别都到了副厅级。这种落差让我爸异常失落,所以才
对我的学业异常看重,不时告诫我输到用时方恨少。
  我之前也说过,我妈妈出身农村,我外公生了六个孩子,四个女儿和两个儿
子。外公虽然当过兵,不过家里还是很穷,我妈没有条件去念书,大字识不了几
个,所以很佩服文化人。我爸虽然高中没毕业,不过在我们老家那个乡里面文化
程度绝对不低,别的不说,当个初中老师绝对是绰绰有余。所以当父母相亲的时
候,我爸虽然个子一般,长相还有点孩子气,不过我妈倒是一眼就相中了。或许
是因为没有太多沟通话题的原因,我爸其实有点看不起我妈的,再加上我妈又是
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性子,没太多主见,只知道把家里料理地干干净净、妥
妥当当。
  在我们家,我爸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那个人,存折、房屋证、户口本都
由他藏了起来。不过他有一个缺点,喜欢喝醉,又容易喝醉,总是贪杯误事,而
且有时候喝醉了还发酒疯,并且打我妈妈,这点让我尤其愤怒。03年底,我哥
还没有从省城回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父母又吵了起来,我爸爸说我妈妈整天
除了打麻将就不会干点正事,我妈妈抱怨我爸一喝酒就喝醉,结果吵到最后,我
妈妈控制不住情绪,突然说我爸爸在外有女人,我当时听到这句话,懵了。对于
我来说,父母吵架是我青少年时期不可避免的心理阴影,我一直以为就我们家这
样,结果到了后来才发现,其实60年代出生的夫妻俩几乎没有不吵架的。
  我知道我妈妈说的那个女人是谁,她是我三婶,当然,不是亲的。我爸爸酷
爱下象棋,刚搬到县里的时候,认识了两个棋友。这两个棋友和我爸年龄相差不
大,脾气又投契,于是结拜为三兄弟,我爸爸排行老二。
  我那个三叔其实性子有点憨,不过有一手绝活,磨的一手好豆腐,又是城镇
户口,在县里又有一套独门独院的房子,所以娶了一个漂亮的农村妹子,也就是
我三婶。其实我和我三婶打交道的次数很少,顶多每年过年的时候去他们家拜个
年。不过当时我三婶和我妈妈明显不一样,我妈妈当时胸部已经开始下垂,人也
开始发福,肚子上也有了一层游泳圈,臀部肥大肉厚,大腿粗壮,不过胜在皮肤
白皙。我三婶就不一样了,个子高挑,身材匀称,胸部高耸而不下垂,臀部挺拔
峭立,虽然不是杨柳腰但是也没有什么赘肉。
  再加上我三叔又是一个性子愚笨的人,这样一朵鲜花插子啊牛粪上,不知道
有多少人惦记着。我以为我妈妈当时是口不择言,所以才说我三婶和我爸有染,
不过到了最后我才明白,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我爸爸当时也被我妈妈气坏了,甩了我妈妈一巴掌出门,我当时一个人关在
卧室里,想为我妈妈出头又害怕我爸爸的积威,同情我妈妈的遭遇,但是又做不
了什么,所以一个人趴在被窝里默默流泪。对于一个不到15岁的小男生,你又
能指望他能为妈妈做些什么呢?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妈妈就有一种莫名的
怜惜之情,这种对弱者的同情和保护欲导致我格外疼爱我的妈妈,对于母亲,我
是又爱又恨,对于父亲,我是又敬又怕。
  妈妈被打了一巴掌后,没有回到主卧,而是来到我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
  因为我坚决要求有一点私人空间,所以我的房间只配了一把钥匙,用一根红
绳子圈着,常年挂在我脖子上。我打开房门,我妈妈看到我眼角上的泪痕,知道
我心疼她,虽然她脸颊上还有一道红色的巴掌印,她还是紧紧搂住了我,没有说
话。
  我妈搂了我一会儿,我挣脱开来,妈妈有些不解。我在书桌上抽屉里找来找
去,准备找到一瓶红花油,然后帮妈妈涂一下,消除淤肿。妈妈明白我的意思,
安心地坐在我的床边,等我给她上药。其实找红花油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在我上
初中以后,我就很少搂住我妈,刚才她贴住我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一种很强烈
的女性气息,这种气息我的女同桌身上也有,不过要淡得多。打个比方,我同桌
身上的味道就像淡淡的栀子花的味道,如果你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到,但是妈妈
的味道就像一株盛放的牡丹花,浓郁而强烈。再加上妈妈身体紧紧贴住我的时候,
我和她的胸膛紧紧相贴,我能明显感受到妈妈的乳房被我压扁了一些,这种紧密
的身体接触带给我的感觉,很好!不过我却有一种罪恶感,所以才打断了这个母
子情深的拥抱,开始帮妈妈找红花油。找到红花油,我从桌面上的瓶子里拿出一
根卫生棉,然后沾了沾红药水,然后轻轻涂抹着,我的力度控制地很轻,更像是
爱抚着情人的脸庞。
  涂完脸颊,我妈妈挺高兴的,她靠在墙角,然后把我拉过去,让我躺在她的
怀里,然后跟我说话。我们当时聊天的内容已经记不住了,总之是絮絮叨叨的,
妈妈的意思是好像是之前看到谈恋爱,就不愿意搭理她了,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
娘。现在老幺又知道心疼你妈了,臭小子,有时候想帮你洗一下头,还不让!我
妈的身子极软,体态丰腴,胖却并不臃肿,丰乳、粗腰、肥臀,当我头部靠在她
身上时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这种母子温情却享受不了多久,当我靠不了一会儿时,我妈妈就直出凉气,
很显然,我爸爸并不仅仅是动手甩了一巴掌那么简单。我站起身来,拿出红花油,
准备帮妈妈做一个全身检查。当时虽然是冬天,不过气温并不寒冷,妈妈吵架的
时候,也是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贴身秋衣。我让妈妈趴在床上,然后把妈妈的长袖
秋衣往腰上掀了一截,开始帮妈妈检查。妈妈的腰部已经有了一层游泳圈,腰部
虽然有些红色淤痕,不过并不明显。我用双手抹了抹红花油,然后轻轻涂抹着妈
妈的背部,我的力度显然蛮适中的,这时妈妈疼痛好了很多,然后用左手往上指
了指,原来在背部中间位置还有一处伤痕。我准备把秋衣再掀一截,妈妈制止了
我,很显然,如果秋衣再往上一点,即使妈妈趴着,她的奶子也有可能露了部分
出来,对于这些事情,妈妈还是蛮避讳的。
  于是我把手伸进妈妈的秋衣,然后在妈妈的指点下找准位置,然后开始轻轻
揉搓,我的手臂在上下挥动的时候,我借着灯光,透过妈妈秋衣和衣服之间的间
隙,我还是看到了妈妈的右乳的边缘,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好大,好白,好圆
……其实我蛮想无意中把手伸过去,然后轻轻摸上一把,毕竟对于我来说,在我
读初中以后,我就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女人的乳房。我按摩的动作越发缓慢
了,双手按摩的区域也越来越大,结果自己的右手小拇指「无意」中划过妈妈的
右乳,妈妈当时并没有注意。结果当我接连几次用手指触碰到她的乳房时,妈妈
也有些怀疑了,她坐了起来,穿好衣服,「怎么按了那么久,妈妈已经不疼了,
儿子早点睡吧。」
  我当时很失望,因为从我的手指传过来的良好触感让我对妈妈的乳房爱不释
手,不过妈妈既然说要睡觉,我也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留她下来。于是说了
句好,就准备脱衣服睡觉。妈妈帮我关好台灯,又回到了她的卧室里。结果不到
一会儿,我发现我房间的门被扭开了,妈妈轻轻把门反锁,然后掀起了我的被子,
然后睡到了我的床上。「你爸还没回来,我那个床现在冰冷的,还是你这床被子
暖和。」对于妈妈而言,她现在还不确定我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中接触她的乳房,
再加上今天我们母子之间塑造出一种难得的温情氛围,她也极为贪恋这种感觉,
生怕明天我又恢复原样,对她不冷不热。所以,妈妈找了一个极为充分的理由,
准备和我挤着睡一个晚上。而且妈妈也在观察我,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对异性器官
产生了一种好奇心,还是我已经和我的那个小女朋友发生了一些超过男女友谊界
限的关系?毕竟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半大男孩,如果因为冲动做错话,就真的悔之
晚矣。
  我当时当然没有体会到我妈妈多变的心思,只知道我能够有机会和妈妈进行
一定程度上的身体接触已经让我很兴奋了。当妈妈钻进被窝平着躺下时,我的身
子已经很自然侧过来,然后把右手放在她的肚皮上。那个时候我和妈妈差不多高,
当我们平行睡在床上时候,我们的大腿与大腿紧紧挨着,就像花坛里密集的草丛,
再也没有一丝缝隙来种下哪怕一株太阳花。
  对于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妈妈并不在意,这也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正常身
体接触,假如我如果把手伸向了她的胸部、臀部以及胯下这三个敏感禁区时,她
就真的要狠狠教训我一顿了。好在我当时思想还比较纯洁,即使和妈妈一起睡觉,
也是贪恋妈妈身上那种母性气息,并没有想着从妈妈身上揩油,所以很快就睡了
过去。
  见我睡觉的动作规规矩矩,妈妈也放下心来,她已经认为我刚才按摩时的举
动只是无意的,她其实想多了。不过到了第二天早上,妈妈早早已经起床了,当
我很热情跟妈妈打招呼时,妈妈脸色并不好,瞪了我一眼,然后让我去倒垃圾。
  我当时很无辜,又不知道怎么惹到了她。到了最后我和妈妈的关系跨过那一
步的时候,妈妈才告诉我,原来我睡觉的时候极其不老实,一不留神就把手放在
了她的奶子上,然后手掌恰巧不巧地轻轻抓住她的奶子,所以妈妈一度以为我是
在故意装睡。
  不过当她准备推我时,她又听到我的鼾声以及梦话,确认我是真的睡着后,
她又有些无奈,用力推开我的手放好后,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上,她发现我的手
又回到了她的胸前。这时妈妈才明白,为什么我睡觉的时候从来不好好睡枕头,
有时候还容易落枕,原因在于我经常把枕头抱在怀里睡觉。这时候妈妈才有些后
悔,貌似应该给老幺早点断奶才对。不知不觉,就开始过年了,以往每年过年的
时候,我都会和妈妈一起去外婆家住几天。不过今年比较特殊,开了春不到一百
天就要高考了。所以,我今年那家亲戚家都没去,除了给爷爷奶奶拜个年以外,
就是到王老师和程老师家里走了一趟。过完年,我们毕业班开学早,初八就开始
上课了。而哥哥初六也已经出门了,妈妈往我哥的包裹里塞了好多衣服,直到我
哥哥都有些不耐烦了。看到这个情形,我不由在想,如果我读大学了,妈妈估计
也和今天一样吧,恨不得把所有常用的东西都塞进去,「父母在时不远游」,古
人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
  尽管开了学,天气还是很冷,我家并不习惯用电热毯或者热水袋,所以每次
钻进被窝里的一瞬间,都有一阵刺骨的凉意。后来我把这当做笑话说给妈妈听,
妈妈却留下心,每天在我晚上回来之前跑到我的卧室在我床上睡上半个来小时,
把我的被窝捂热。当我回到房间时,妈妈就会穿衣服起来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偶
尔当我饿的时候,她就会给我做一些夜宵,其实说白了,就是蛋炒饭。
  有些时候爸爸回来的晚,或者妈妈贪恋被窝的温度,妈妈也会睡下来,直到
第二天早上。不过妈妈现在可不会和我睡同一侧,而是两个人背靠背,各睡一头。
  不过有些时候,当妈妈看到我的脚特别凉的时候,妈妈就会把我的脚放在她
的胸口,帮我捂热。而妈妈也会让我抱住她的脚,按住被子的腋角,防止有风吹
进来。
  最开始的时候,我的心理并没有什么杂念,不过当我的脚接触到妈妈的胸口
时,我的脚趾刚好够到妈妈的乳房。妈妈肥腻的大奶子,软地像面团一样,让我
忍不住想把我的脚板化成一根擀面杖,然后在这团面团上翻滚。
  睡了几天,我终于忍不住把这种想法实践,脚趾微微弓起,然后开始拨弄妈
妈的奶子。对于妈妈而言,只要我不用手或者下面的小弟弟去接触她的女性特征,
她其实并不是非常敏感。妈妈总会不耐烦地用手拍掉我的脚,然后对我说:「老
幺,老老实实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除了妈妈的奶子,她那圆润肥硕的臀部也吸引了我的注意,当妈妈背对着我
的时候,我也会转过身来,和妈妈保持一致的侧卧方向,就像是初中做早操时站
的队列。不过我和妈妈这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队列间隙。我会用我的丹田位
置顶住妈妈的大屁股,然后一手搭住妈妈的大腿,然后安心睡觉。
  妈妈和我一起睡觉的时候多半是冬天,所以衣服穿地很厚,往往就是一套秋
衣。所以,我和她肌肤接触的机会其实很少。不过我后来才明白,妈妈之所以穿
秋衣而不愿穿内裤睡觉的是因为怕我一时好奇想她的下身禁地,脱秋衣显然比脱
内裤麻烦地多。我妈妈睡觉很沉,晚上很难被惊醒,所以,如果我偷偷把她内裤
脱个十来公分,她还真不一定知道,但是如果穿个秋衣,那动静绝对可以把她吵
醒。后来得知这个原因,我不由笑妈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我也在想,
如果妈妈只穿着内裤和文胸和我一起睡觉的话,估计我们母子间亲昵的进程会加
快很多……
  到了后来几天,我渐渐掌握一点诀窍,就是当我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不去
惊动我妈。而是轻手轻脚,脱掉外衣,直接钻进被窝睡觉。这种情况下,我和妈
妈睡同一头,她总不会赶我去另一头吧?当然,我的小心思瞒不过妈妈,不过她
见我后来睡觉规矩了很多,所以也就没有叫破我。
  到了初三,父母都是想方设法给孩子补充营养,我妈也不例外,她每天早上
和我一起起床,为我冲一杯鸡蛋汤,然后强迫我喝下去,然后每次中午,不管风
吹雨打,准时给我送午餐。不过等我吃完饭,妈妈回到家里时,家里的饭菜已经
凉了。到了最后,我爸忍心我妈受累,于是每天中午在门面里吃饭,这样妈妈就
可以带两份饭菜到学校,吃上热腾腾的饭菜。
  或许是因为加强了营养,我初三那年个子长地蛮快,所以去年的衣服往往都
小了。所以基本上每个月我都会和妈妈一起去街上买衣服。其实从哪个时候我就
开始明白,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是购物狂。为了替我挑一件T恤,我妈和我一起走
一两个小时。不过这个过程倒也不令人厌倦,因为每次上街的时候,我偶尔会搂
着妈妈的腰部一起逛街。因为我比妈妈高几公分的原因,所以我的手恰好放在妈
妈右边乳房根部的位置。有些时候我的手指会在妈妈的右边奶子边缘轻轻滑动,
然后揉搓几下,妈妈明知我要揩油,不过她也装作不知道,不是特别介意。
  当我和妈妈买完衣服,回家后总得一件件去试。妈妈帮我试衣服的过程也很
有意思,举个例子,如果我要试T恤,我总得把原来的身上穿着的T恤脱掉,然
后打个赤膊。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尽管个子长高了,不过还是很瘦,一个排骨男,
没什么好看的。
  试完T恤,我还得试牛仔裤。我最开始试牛仔裤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躲到房
里,穿好了再出来,结果有一次,妈妈狠狠嘲笑了我一把,说我「连毛都没长长,
还不好意思了」。士可杀,不可辱,我本来准备掏出我的鸟毛出来向妈妈证明一
下,我现在是一个小男子汉了!不过觉得这个举动极为不妥,于是转变战术,换
牛仔裤的时候,就不再回避妈妈。而是直接脱掉身上那件牛仔裤,然后穿上新的,
为了证明我已经长毛了,我会偷偷把一根鸟毛夹在内裤边上,看妈妈能不能察觉
到它,这样以迂回路线证明我小鸟才露尖尖角了!
  不过令我失望的是,当我脱牛仔裤的时候,她基本上都在忙其他的事情,根
本没有功夫来打量我。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次买牛仔裤的时候,尺码小了,
当我穿上身去,皮带还不到腰部。妈妈有些着急,比划一下大小,然后脱了下来。
  当我坐在床沿开始脱牛仔裤的时候,妈妈这次没有回避,她也看到了我四角
内裤上隆起的一团,她尽管在我小时候看过无数遍,但是现在见到了终究还是有
些不好意思。
  当我重新穿上旧的那条牛仔裤的时候,妈妈帮我把上身贴身小衣下摆扎进皮
带。不可避免的,妈妈也看到我那根故意别在腰间的鸟毛,她顿时明白了我的心
思,一巴掌扇过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就会耍流氓!以后在外面千万不要这样,
不然被公安局抓去,我和你爸可不会去捞你!」不过从那以后,我妈帮我买回的
每一条裤子,她都会帮我试一下大小,而且她试的时间也不短,莫非我妈和我一
个心思,也在偷偷占我的便宜吗?
  开了春,天气就渐渐暖起来了,妈妈当然不会继续和我一起睡了。不过她那
段时间和爸爸的关系还没有彻底缓和,所以单独搬到了哥哥的房间里,一个人睡
一张床。我爸那个性格是吃软不吃硬,所以他虽然感觉对不住我妈,但是想让她
道歉也很难。这个时候,我爸就示意我做中间人,来帮他缓和和妈妈的关系。不
过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极为想念妈妈和我睡同一床的日子,所以并不喜
欢爸爸这么快就和妈妈和好。所以,对于爸爸递过来的橄榄枝,我装作看不懂。
  我后来虽然只能一个人独守空房,不过妈妈晚上总是会过来查一下房,她会
帮我掖一下被窝的四角,偶尔会和我聊聊天,帮我减轻压力。或者当我睡着的时
候,妈妈就会低着头,然后亲吻一下我的额头或者脸部再去睡觉。
  不过某一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不过到了半夜我被一股尿意给惊醒了。而
这时刚刚打完麻将凌晨12点多回来的妈妈也恰好来到了我的房间。妈妈轻车熟
路的来到了我的床前,然后准备亲一下我的脸庞,准备睡觉,而我这个时候也刚
刚醒,我扶住身体准备起身,于是我刚抬起头,我的嘴巴和妈妈的嘴巴撞到了一
起,我疼的一下子叫了出来。妈妈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她半夜把我吵醒了,于是
催我早点睡觉,匆匆忙忙离开我的房间。不过我当时感觉到嘴唇有点湿漉漉的,
莫非在因缘巧合之下,我居然亲了妈妈一下?怪不得妈妈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呢。
之前我们母子之间表达感情,顶多是我亲妈妈脸庞一下,妈妈再回吻一下我的额
头。
  不过这次亲吻就像蜻蜓点水似的,没滋没味的,那为什么电视上的那些谈恋
爱的情侣却那么热衷于接吻?
  到了第二天晚上,妈妈来到我房间里和我聊天,我问了妈妈这个问题,妈妈
感觉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说等我上了大学,谈了恋爱,交了女朋友就知道了。
  对于妈妈这种敷衍式的回答,我很不满意。怀着探索的使命感,我果断对妈
妈撒了一个谎,「妈,等会儿,你脸上好像长了一个东西」。
  对于妈妈,她其实并不看重爸爸对她的看法,她其实很介意我对她的看法。
  或许是因为在感情中失意的原因,她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我的身上。
所以当时的我其实扮演了妈妈的儿子和她的精神依靠的双重角色。因为我总是说
妈妈胖,所以妈妈挺为她的身材自卑的。不过我一夸她皮肤好,脸上虽然有皱纹,
不过面部肌肤很白嫩,又没长什么东西,还是想当漂亮的。所以,每天早上,妈
妈都会细细洗脸,然后擦一下大宝SOD蜜和面霜之类的东西。
  既然对脸部百般呵护,妈妈自然也比较看重她的面部护理效果。我的话一下
子吸引她的注意力,她把头凑到我跟前,让我在灯光下看个清楚。这时我装作帮
妈妈找斑点,其实打量几下,然后飞快把我的嘴唇印到了妈妈的嘴唇上,完事后
还舔了舔舌头,怎么还是没什么感觉?
  我妈妈一下子懵了,她看到我舔舌头的动作,用力揪住我的耳朵,我一时吃
痛,立刻站了起来。「臭小子,学会捉弄你妈我了啊!腰膀见粗,胆子见涨啊!
  还学会突然袭击了哈!」我不免有些心虚,「妈,我只是昨天没尝到滋味,
所以今儿试试手,没别的意思!再说,你在我小时候,不知道强吻过我多少回了!」
  听到这强词夺理的话,我妈妈一下子愣住了,她随即反应过来,「我是你妈,
我亲你是天经地义,你是我儿子,你亲我,就是天理不容!」到了那个时候,我
妈妈开始觉得,是不是要和我保持点距离啊,母亲虽然喜欢儿子和自己亲昵,但
是一个快十五岁的半大小伙总是缠着妈妈腻歪也不是个事啊!不过好在我妈看到
从小成绩优异,做事虽然调皮但是也是一个有担当的主儿,在同学里又比较有号
召力,所以虽然担忧我是不是早熟,但是还是没有往我恋母那方向想过去。
  这个臭小子,妈妈又想起前几天的一次经历。那天妈妈买了一件白色七分裤
穿给我看时,我一边在说妈妈胖,虽然减肥时,突然就拍了她屁股一巴掌。妈妈
丰满的大屁股都开始晃动。妈妈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她自己确实该减肥了,不过
这个老幺,在自己这个当妈面前,也太没大没小的,这不像母子,倒有些像情侣
之间的打情骂俏了。
  或许我这个宝贝儿子早有预谋,妈妈心想。因为在此之前,我就对妈妈特别
孝顺,没事就说帮她按摩,当妈妈躺在床上时,我就从她的肩膀锤起,然后一路
向下,直奔终点- 大腿。不过儿子在帮我按摩屁股的时候,都是用拳头,并不是
用手掌,而且他并没有故意多揉两下屁股,而是全身上下按个遍,或许他真是想
帮我缓解一下我因常年坐着打麻将形成的腰椎痛?
  不过妈妈慢慢回忆起这段日子,她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大腿、嘴巴、屁
股和奶子,这几处都被我接触个遍。妈妈意识到我在一步步瓦解着她的心理防线,
如果我现在再次提出帮妈妈按摩,然后重点按摩妈妈的大屁股,然后揉搓几下,
恐怕妈妈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满怀戒心吧?
  不过妈妈又不是特别确定,因为直到那天,我还没有想过以任何形式去接触
妈妈的下身禁区。妈妈在想,如果我真的把她看成一个女人,我肯定会想办法去
摸她的下面那个仙人洞。如果我只是纯粹怀着对异性的好奇,并且想和妈妈更亲
密一些的话,那么我就会特别注意,绝对不去摸她的逼。
  尽管如此,妈妈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还是刻意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她
晚上再也没有留宿在我的房间里,晚上也不再亲吻我的额头。不过那段时间我也
忙着冲刺中考,所以面对妈妈的冷落,我也没有特别在意。当时,我只有一个想
法,至少要考上县一中,如果可能,争取考上市一中,给父母争光!
  说到这里,或许有些人会奇怪,为什么我对妈妈的逼那么不感兴趣呢?其实
并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妈妈的逼,我早已经看过。什么?早已经看过,你肯定不
信了吧?听我细细讲来。
  在我们还住在小平房的时候,妈妈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端着一盆洗脚水去大
堂清洗下身。那时候我们家还没有建卫生间,所以当我撒尿的时候,我也要跑到
大堂,然后去找尿壶。当妈妈在洗下身的时候,大堂里的灯都是关着。所以当我
后面的卧室里出来撒尿时,妈妈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也并不紧张,因为我看
不到什么。她洗完下身,就站了起来,然后准备提上裤子。不过这个时候,正在
我父母卧室的哥哥也准备出来撒尿,所以就把卧室门打开了。虽然我妈妈反应很
快,让我哥哥把门关好,不过借助刚才门缝里映射过来的灯光,我还是清楚看清
了妈妈的下身的样子。
  其实每个女人下面都差不多,首先是一大片倒三角形阴毛,阴毛下面是一道
褐红色的肉缝,肉缝旁边是两个有些外翻的唇皮儿,怪不得说女人有两张嘴,上
面嘴说话,下面嘴出水。男人有两个头,上面头关乎道德,下面头关乎本能。妈
妈下身的唇皮边沿有些发黑,不过唇皮里面还是鲜艳的深红色,就像一枚甜李子,,
让我忍不住想啃上一口。妈妈的肉缝上还有些水,估计还没擦干,一滴一滴往下
掉。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当哥哥打开那扇门的时候,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不
要让哥哥看到。所以,当她意识到客厅还有她另外一个儿子时,我已经将她的下
体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这份记忆将埋进我的心里,一直伴随着我整个少年时光。
  「傻儿子,妈妈有什么好看的,好好念书,只要你成绩好,肯定能娶个比妈
妈漂亮一百倍的女人。现在不要再看了,再看会长针眼的,就算看到什么,也要
立刻忘掉它,不然你僵尸晚上就会过来找你。」我不记得当时我是小学三年级还
是四年级,刚刚接触到香港的恐怖片,妈妈的这个威胁十分奏效,我很快就忘记
了。
  不过当我初三又重新留意上妈妈时,那段已经尘封的记忆又再次浮现在我的
脑海里,不知道下面那张那有些发黑的嘴唇,是不是更加黑了?不过,难道妈妈
下面从来不刷牙的吗?虽然出于我的本能,我想和妈妈做更进一步的身体接触,
不过对于男女性事,我还是一知半解。既然我已经看过妈妈的骚逼,也摸过女同
桌的小逼,那么女人的下体对我而言就没有那么神秘。自然而然,对于妈妈的下
体,我就没有那么好奇,也没有想过心思去摸一两下。
  基于这个判断,妈妈相信我只是出于一种对异性的好奇,以及儿子渴望与妈
妈亲昵的天性,所以才接触她的臀部和胸部。既然如此,妈妈也就放下心来,不
再刻意与我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