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小西的美母教师——长乐山庄后记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24


     作者的话:   个人非常喜欢《小西的美母教师》这篇文章,乐胥大笔下的场景是我幻想中绿母文的极佳典范,由于我没有什么编剧的能力,所以本文是直接选择乐大文中秦树于寻花少 年网志中的简短文章配合着剧中的情节来加以扩写的手枪文,希望大大们会喜欢。   由于没有乐胥大的联络方式,所以未能徵得原作者的同意,如有冒犯之处,本人会立即删文道歉。由于文笔不佳,可能伤及各位的眼睛,还请大大们不吝指点。   本文取材自小西一家人从长乐山庄回家的情景,配合着小西从寻花少 年空间中,秦树的网志内容扩写剧情。此为第一段,后许也许会有二、三段。原文确切的章节在十六章前后,大大们可以先去复习,也比较好进入情节。   (一)   从渡假山庄里头提前结束短暂的假期后,身为学生的我跟秦树不得不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在我霸占了房间里的书桌之后,秦树便不得不将他的功课拿出去写,看他那受委屈的神情简直只有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纪姨,我可以进来吗?」秦树拿着他的作业敲了敲妈妈的门。   「啊!秦树你要写作业啊?你姨妈在里面看书,你去找她吧!姨父要出门去找个朋友。」爸爸帮秦树开了门,并走了出来。   目送爸爸离开房间的秦树,转头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妈妈,嘴角扬起了一丝邪笑,轻声慢步走到了专心看书的妈妈身后。   「纪姨,姨父出门去了呢!」此时爸爸离家关上大门的声音刚好响起。   「秦树!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妈妈转过头来刚好与秦树的视线相对,像是头受惊的小鹿般惊慌失措。   「刚刚进来的。纪姨你忘记你答应我什么了吗?」扶着妈妈肩膀的双手顺势滑下,抚上了妈妈坚挺娇嫩的胸部。   「快把你的手拿开,你姨父还在家!」   「纪姨看书看得太专心了,姨父刚刚出门去找朋友了。」秦树看着慌张拨开自己狼手的妈妈,心中一阵好笑,妈妈的神情像透了做坏事怕被发现的小女孩般那样的可爱迷人,低头靠近妈妈的耳边吹了口气,轻声的说:「纪姨说过,我什么时候想操你就什么时候给我操的呢!」「哪有……啊~~」   「现在,先来帮我舔舔我这又粗又长的宝贝!」不等妈妈把话说完,秦树霸道地把椅子转了过来,一把脱下自己的短裤,一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就赫然出现在妈妈眼前,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微微的一颤一颤,像是在向害羞的妈妈问好。   「纪姨可不许赖皮喔,明明说好姨父不在就随便我操的。」「可是小西跟……唔……啊!唔……」妈妈话才讲到一半,嘴巴就被秦树用右手握着的半勃起肉棒堵住了嘴,粗大的肉冠刮着口腔里的嫩肉。   插在嘴里的大肉棒开始充血变大,一寸一寸地将妈妈狭小的口腔渐渐塞满,浓浓的雄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迎面扑来,妈妈的眼神逐渐迷离,不自觉地就将可能刮到大肉棒顶端硕大肉冠的牙齿尽力地分开,舌头食随之味地覆上龟头中间的马眼来回地轻扫。   「骚姨妈的淫荡小嘴实在是太舒服了!舌头多舔一点,上下来回。嗯……」放开肉棒的右手摩挲着妈妈的后脑,左手下探将妈妈的上衣拉起,滑入素色胸罩内揉捏着妈妈坚挺的美乳。   秦树前后地在妈妈的小嘴中挺动,嘴中指导着妈妈舌头的动作,一面要求又一面轻声赞美着妈妈的口技,双手不忘揉捏着妈妈丰满挺拔的美乳,在那乳峰上的两粒娇柔慢慢摩挲成硬挺。   嘴中的大肉棒愈发坚硬,后脑上的手下探至双乳后,妈妈的脑袋更加自由地前后吞吐,一吸一吐间,晶莹的唾液慢慢地布满秦树下身的大肉棒,妈妈双手自然地扶在秦树粗壮的大腿上,嘴中的唾液渐渐汇聚成一条小小的水流,从龟头的肉冠中间一路下滑,浸湿了挂在粗壮肉柱底下两粒浑圆饱满的睾丸。   秦树讶异地看着口技愈发熟练的妈妈,双手不再满足于妈妈双乳上的娇柔,开始帮妈妈宽衣解带。   「啵~~」上衣拉至脖子,妈妈的双手自然地抬起配合着脱衣,嘴中含着的肉棒却像舍不得分离般,发出了「啵」的一声。素色的胸罩被随意地抛在书桌的右侧,贴身的短裤与包覆着妈妈娇嫩小穴的内裤也滑落在脚边。   妈妈红着脸全裸地站在秦树面前,被秦树炙热的目光扫视着,眼睛不自觉的盯在秦树已经完全勃起的巨大肉棒上,下体一阵湿润。   秦树看出了妈妈的渴望,迅速地脱去了上衣,一把抱起了还在发愣的妈妈,往身后的床上一抛,双手拉起妈妈纤细的长腿,等不及的大肉棒直直地插进了妈妈的蜜穴之中。   「啊……」妈妈发出了畅快的呻吟。   「啪啪啪……啪啪啪……」秦树快速的前后操干,双手从脚踝滑上妈妈的美乳。   「等……等……你让……我……套件裙子。」瞬间被秦树的大肉棒充满的舒服滋味让妈妈回过了神,但秦树一上来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却将妈妈的一句话冲击得支离破碎。   「等我先射一发出来满足骚姨妈的小穴,再穿也不迟啊!喔……」秦树低头贴近妈妈的耳边,下身不忘奋力顶弄,皱紧眉头享受着妈妈紧致的蜜穴,不断狠狠地冲撞妈妈娇柔的花心。   巨大的肉棒被妈妈的蜜穴包覆着,阴道内层层的肉褶死死地箍着肉冠下的深沟,好似害怕失去这美妙滋味般,只准进不准出。小穴口被秦树的大肉棒撑成了个正圆,紧密地结合没有一丝空隙。   短时间内大量的抽插让妈妈忘却了随时被发现的危险,食随之味的下体缓缓地上挺迎合着入侵者的来犯,左手死死地摀住了嘴巴,「唔……嗯……」淫荡的呻吟低声地从嘴角流出。   挺动暂缓,秦树饶有兴趣地喘着气,看着极力忍耐的妈妈,大肉棒每往前一顶,妈妈嘴中的淫语就是一声。   停止了下身的挺动,秦树缓缓地抬起了上半身。舒爽的刺激暂时停止,妈妈紧闭的双眼微微张开,慾求不满的露出疑惑的眼神,像是在询问秦树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纪姨,我们换个姿势。」巨大的肉棒依恋地深深插在妈妈的蜜穴之中,秦树的双手扶上了妈妈的美腿。   「喔~~」一下猛然深入让妈妈刚解放出来的小嘴发出了一声像是答腔又像是呻吟的呓语,双手右撑配合着腰部的扭动,妈妈顺从地趴在床上,摆出了昨晚在长乐山庄饭店里羞耻的小牝犬的姿势,丰满的臀部用力地抬高,微微地向后挺动,像是在提醒秦树应该要重新开始下一轮的冲击了。   「嘶……」肉棒深深地插在紧致的蜜穴之中,随着妈妈腰部旋转的同时,秦树的下体传来一阵剧烈的快感,巨大的冲击袭击脑部,差点令秦树直接缴械。咬紧牙关看着妈妈顺从地摆出了羞耻的姿势,秦树深吸了一口气,抵着花心的大肉棒像是重新上紧发条的机械般,再次开始反覆的活塞运动。   妈妈承受着秦树前后的操干,小穴中传来的美妙滋味,舒服得让妈妈四肢发软,翘挺的臀部追寻着大肉棒的抽插前后左右配合,完全地陷入了慾望的囚笼。   『天啊~~小西应该还在房间里做作业吧,我却跟秦树不知羞耻的在这里交媾,身体居然还这么配合。』脑中被快感强暴,妈妈的心中却仍有一丝清明。   『太舒服了,好深啊!这么舒服的事应该要好好享受才是啊!』妈妈的脑中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像是被春风吹拂的杂草般迅速地占满了整个脑中的想法。   『嗯……先好好享受吧,等等再教训他这么不尊重我的事。』说服了自己的妈妈将自己的脑袋放空,除了摀住嘴巴的手之外,身体与心理几乎已经完全的被秦树的大肉棒给俘虏了。   近二十分钟的操干下来,享受着妈妈紧凑阴道的秦树也忍耐到了极限,肉棒上传来的舒爽感迅速累积,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的秦树俯下身子,双手从妈妈纤细的腰肢滑上肩膀,不让妈妈在自己的冲击下往前逃离,大开大合的开始了最后的进攻。   「骚姨妈,我要射了,通通射给你!啊……」紧紧地拉着妈妈的肩膀,腹部贴着妈妈的翘臀,秦树的龟头死死地抵着妈妈的子宫口,将浓稠无比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灌注在妈妈的子宫当中。   「啊……」剧烈的快感撬开了妈妈捂实了的嘴,淫荡的声响从嘴角中流出,妈妈的双眼失焦,下体小穴传来的快感击溃了妈妈的神智,紧贴着龟头的子宫口一吸一吸的像是要把肉棒中的精液全部吸出。   「啵~~」秦树抬起身子,下身依然坚硬的大肉棒从小穴口中拔出,吹着愉快的口哨朝着主卧中的厕所走去,身后的墙上时针正对着数字2的方向。   (二)   「淅淅……淅淅……」憋了一阵子尿的秦树爽快地在妈妈主卧厕所中回忆着刚刚舒爽的操干,半软半硬的大肉棒一抖一抖的射出阵阵强而有力的水流,红红的龟头显示着妈妈蜜穴内的小嘴那无穷的吸力,肉柱下垂坠着两颗刚刚清仓的圆蛋。   『小西那个傻逼还在隔壁苦命的写作业,今天下午还长,应该还可以再操纪姨几回吧!』秦树想到这里,再回头看着厕所门外床舖上彷佛还在回忆着刚刚激战而保持着屁股后翘姿势的妈妈,脑中强烈的征服感化为满满的精力充满了下身的大肉棒。   妈妈简直不敢相信秦树的大胆,颤抖的大腿显示着尚未离身的快感依然占据着妈妈的大脑,弯曲的背部尾端是那翘挺的臀部,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大喇喇地就暴露在显眼的位置,刚刚张大嘴吃着秦树大肉棒的蜜穴彷佛吃饱似的恢复成了紧凑的小口,热呼呼的精液在子宫里欢快的翻腾着,穴内的小嘴像是舍不得肚里的宝贝般紧闭着,只有丝丝过量的白流从阴道口里缓缓流出。   『我居然在小西跟小琪还在家的时候,跟秦树在房间里做着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剧烈的快感所带来的高潮慢慢地将妈妈脑袋的自主权还了回去,刺激之后的羞耻感却再次攻上妈妈的大脑,有点气恼的妈妈想要撑起身子教训秦树,没想到双手一撑,酸软的下半身瞬间将所有的怒火吞噬。   下身解放完的秦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胯下的大肉棒一晃一晃的,来到了仍然四肢无力的妈妈身后,望着翘挺的肉臀中间流出汩汩自己千万的子孙,心中一片火热。   「啪!」抬手一个巴掌,在妈妈白皙的臀部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手印。   「喔!秦树你……」吃痛的妈妈转头看来,眼神里带着忿怒却娇羞的神情,酸软的双手再度尝试撑起身子,秦树见状知道机不可失,双手扶着妈妈的臀,左右膝盖再度与妈妈的双脚平行,决心让妈妈彻底的沉沦在自己的大肉棒底下,腰杆往前一顶,雄赳赳的巨龙又一次的重回紧致的水潭。   「秦……树……你先让姨妈……休息……休息一下……套件衣服……嗯……唔……」蜜穴内传来瞬间的快感冲垮了妈妈的理智,在家随时被发现的危机更增加了妈妈阴道内淫水分泌的速度,快感再次占领脑袋,愤怒的话语变成了求饶的娇嗔。   听着妈妈求饶的话语,秦树戏谑的持续挺动下身,低声说道:「纪姨,你求我,我就让你休息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秦树的声音传进妈妈的脑袋里,配合着蜜穴内大肉棒的均速抽插,像是催眠般降低着妈妈的智商,浅而缓的持续抽插渐渐地让蜜穴深处的小嘴呐喊着:「快进到我这来!」妈妈娇红的脸发烫得像是夏天的火炉,性感的双唇欲言又止,像是不愿屈服的斗士,忍耐着体内火烧般快感的灼烤,纤细的脖子滑动着汗珠。   秦树在等着妈妈求饶,看着下身的妈妈极力地忍耐,一股巨大的征服感涌上心头,了解到自己的调教之路还十分漫长,秦树决定先放过妈妈,反正下午有大把时间与妈妈的理智搏斗,先活络一下沉闷的气氛。   「啊……唔……」   「啪……啪……啪……啪……啪……啪……」   慢而浅的抽插让妈妈的下身的搔痒越来越重,脑中的慾望让妈妈心中默默地祈求秦树的深入,才刚想完,秦树就发动了下体的马达,强而有力的次次深入,突如其来的剧烈快感让妈妈的嘴角瞬间失守,妈妈的左手摀住小嘴,右手死死地抓着床单,下身的翘臀高高抬起,迎接着身后大肉棒的征伐。下体的快感席卷脑中的理智,妈妈不由自主的迎合,看在秦树的眼里就是妈妈慢慢沉沦于它所带来的肉慾的最好徵兆。   秦树脑中与妈妈放浪形骸的生活正要展开,腰间抽送的频率渐缓,弯下身去一把将妈妈娇柔的肉体抱起,一步一插的往衣柜移动,失神中的妈妈享受着股间传来的快感,任凭秦树的摆布,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衣柜的落地镜前。   在秦树的脚步停下来的同时,妈妈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衣柜前面。   「纪姨,我来帮你选件裙子吧!」   镜子里头的美妇眼里透露着满足与害羞,双手撑在落地镜的两旁,纤腰尾端的翘臀死死地顶着身后大男孩的下体,胸前的美乳挺立在空气之中,娇嫩的乳蒂充血勃起着,男孩那双具有魔力的大手肆意地搓揉着美妇丰满的乳房。镜中的景象令妈妈害羞地闭上了眼睛,身下的淫水却随着视觉的黑暗而愈发清晰。   秦树的双手在肆虐完妈妈胸前的蓓蕾之后,缓缓地将妈妈的纤腰下压,妈妈顺从地弯下腰形成了下身翘着屁股、上身扶着镜子的屈辱姿势。秦树一手压着妈妈的后腰,另一手前伸将衣柜的拉门向右拉。顿时,妈妈的上身失去了支撑,小手胡乱地向前伸的同时,被身后的秦树一把往后压在妈妈自个儿的后腰。   「啊,不要……」随着姿势的改变,妈妈全身的重量顿时集中到了股间那巨大的肉棒上头,秦树顺势一个前顶,将留在蜜穴外面剩下来几公分的肉柱一口气顶到了妈妈的子宫当中,巨大的龟头「噗」的一声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子宫口的嫩肉在连连小高潮的摧残之下变得松软,令秦树的肉棒进入到了一个只有我和姊姊待过的地方。   深度的改变所伴随的是几何式的快感累加,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妈妈陷入了短暂的失神,脑中的思绪完全被秦树肉棒所带来的感受给霸占,加上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妈妈张着嘴,喉咙像是被掐住似的发不出声音来。   秦树龟头后的肉冠被妈妈的子宫颈死死地咬着,阴道内的肉褶反应着主人的感受,八爪章鱼般的啜住巨大的入侵者。秦树紧锁着眉头忍耐着肉棒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下体的精关牢牢地锁住,夹紧的屁股微微地颤抖,好不容易把整根肉棒填满了妈妈的小穴,为了以后可以肆意地进出妈妈最深处的密室,秦树忍着射精的冲动,静静地等着妈妈的适应。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除了秦树偶尔的微微抖动,妈妈的两眼无神,表情却像是上了天堂般的露出了一脸痴迷的表情。秦树的肉棒在蛰伏了一小段时间后,又开始在妈妈的子宫之中大拓疆土,龟头不断地进出,让小嘴般的子宫颈慢慢地适应吞吐肉棒,深入但是微幅的抽插刺激着妈妈最敏感的神经,小穴口的肉唇连续地紧收箍住肉棒,让秦树好不快活。   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秦树随手拉了一件妈妈的连身裙,往妈妈的头上随意地一套,再俐落地把裙摆在妈妈纤细的腰峰上打了个结固定,一走一走的往床上走去。   妈妈无力地靠在床边上,好不容易才能够喘口气,一回头就发现秦树的大肉棒直直的指着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闭上眼,喷着热气的小口却被鸡蛋大的物体给堵住,正想说话的妈妈被肉棒的深入给打断,妈妈抬了抬眼皮,看见秦树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反射性地开始吞吐口中的肉棒。   「舌头别忘记了,纪姨。都教过你好多次了!」直觉伸出舌头卷上口中的龟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违抗秦树命令的妈妈稍稍停顿,却发现秦树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眼神中充满鼓励,脸上染上一抹娇红,妈妈认命的闭上眼,开始卖力地为秦树口交。   自从昨天晚上在长乐山庄旅馆的大床上放纵地被秦树看似无赖的话语给说服之后,妈妈内心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抱持着,反正老公也没有办法满足我,既然我跟秦树都有需要,那么互相帮助应该是很合情合理的荒谬理论。   后脑被秦树的大手给固定,每每想要让秦树的肉棒从口中脱离好喘口气的妈妈,无奈不断的让大肉棒在嘴中进进出出,舌头只要稍加偷懒不动,下巴就会被秦树的右手提醒。   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妈妈为秦树口交的动作彷佛化为了本能,秦树的大鸡巴一抖,妈妈立刻吐出肉棒,只用舌头不断地刺激龟头底下的沟槽,秦树的屁股一顶,妈妈随即吞进自己能够容纳的极限,两颊一鼓一收的让嘴内的压力刺激着大肉棒,直到自己脸颊酸涩得受不了才稍稍停缓。   打开性慾之门的妈妈,不只嘴上做着淫荡的事情,明明刚刚才饱餐一顿的下体,溪哩哩的暗潮涌动,随着秦树不必再用双手提醒妈妈口交的技巧,妈妈的双峰再次被当成了秦树的扶手,像是玩不腻的孩子般,不停地搓动揉捏,而上半身的刺激化为电流通过妈妈的血液直击下体的情慾之源,白花花的精液混合着妈妈的淫水汩汩的从阴道口流出,形成了一幅淫靡的景象。   享受着妈妈嘴上功夫的秦树,在发现妈妈明显慢下来的行为之后,体贴地将自己的大肉棒缓缓地从妈妈的口中抽离出来,微微下蹲的拦腰一抱,双手架着妈妈的玉腿,下身的肉棒像是在寻找回家的路的孩子,左摇右晃的将龟头对准了妈妈湿透了的小穴,随着双臂的下放与腰杆的上挺,让巨大的龟头驾轻就熟的再次闯入妈妈的秘径。   「纪姨,你刚刚这么辛苦,现在换我让你舒服了。」「秦树……你……你……不要进得……那么深……啊!……」此时的妈妈被秦树抱上了书桌,双手自然地撑在身体后面,耳边感受秦树吐出的热气,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下身却不住的左右摇摆的迎合着秦树的抽插,脑中的意识又随着快感的累积渐渐地飘离上了云端。   当意识终于从半空中回到了妈妈的脑海里时,妈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脚被秦树举着,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转了过来,形成了老汉推车的姿势,从没经历过这样性爱的妈妈羞红着脸,下身却不知羞耻地往后迎合,而嘴里的呓淫却自觉的压低。   此时秦树已在妈妈身上再次奔驰了小半个小时,完成了对妈妈子宫的调教,大肉棒大开大合的进出,每次插入都深达子宫底部,每次拔出都只留龟头接触,完成调教的秦树心情大好,嘴上挂着淫笑,正在做最后的冲刺,看到妈妈回过神来便低头吻上妈妈的耳垂。   「纪姨,你夹得我好爽喔,我要把你射得满满的来答谢你!」「不要……啊!」妈妈的耳边响起秦树淫荡的话语,正想做些反驳,却感受到秦树加大力道的冲刺,双脚不自觉地抬起,让蜜穴调整到一个适合秦树深入的位置,玲珑的脚趾用力地紧收,美臀上扬死死地将大肉棒固定在最深处,迎接着秦树那从巨大龟头上的马眼射出强而有力的精液。   (三)   空气中弥漫着汗水和淫液混杂的味道,混乱的床单上躺着一个浑身散发出性感迷人气息的美妇,修长白皙的双腿缠在身旁健壮的年轻肉体上,长腿上的翘臀不断随着一只手的揉弄而改变形状的颤抖。腰摆上的裙子依然打结固定着,领口却被胡乱地下拉,露出了里头娇美的双峰,顶头的蓓蕾被一张大嘴含弄。   锁骨上两道汗珠是从颈部滑下,一路溜至双峰之间深邃的乳沟,一条粗糙宽大的舌头沿着山峰的道路下游,将滑落的汗珠舔入口中,妈妈迷人精致的小脸眉头微皱,小嘴露出了一道小口,流出了一丝含糊不清的呻吟。   秦树的大肉棒在连续两次高强度的性爱后,显得有点疲软的垂在双腿之间,棒身上闪闪发亮的残留着妈妈的淫水和自己精液的混合物。   在依然血气方刚的年纪加持下,秦树赖在妈妈的身上快速的回复着体力,妈妈渐渐地从性爱的欢愉中退了出来,回想到自己刚刚淫荡的模样不禁羞红了脸,看着依然在自己胸前肆虐的秦树,心里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满足感,转眼看到梳妆台上的结婚照,强烈的羞耻感紧接而至。   「秦树,别闹了,快起来吧,该准备吃晚餐了!」「纪姨,我现在吃得好好的,你走了我就没奶吃了。」「还闹~~不理你了。」妈妈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出了房门开始准备晚餐。   秦树先是在床上多躺了一会儿,之后也起身钻进厕所,清洗着身上的汗水。   随便的冲洗一阵之后,秦树望着墙上的时钟若有所思,停格了几秒之后,从地上的裤子口袋中掏出一个精巧的玻璃小罐,倒出两片深绿色的药碇,往嘴里一丢,漫步的往房外走去。   厨房里的妈妈正切着菜,瓦斯炉上煲着一锅海鲜蛤蜊汤,淡淡的香味飘在屋里,让饥饿的慾望从身体里头慢慢苏醒。   「咕噜……咕噜……」   「纪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你别添乱,乖乖去餐桌上等着。」   喝完水的秦树关上了冰箱,一个滑步贴到了妈妈的身后,双手扶着妈妈的纤腰,下身顶着浑圆饱满的臀部,在妈妈的耳边询问着。感受到耳后传来的热气,一阵慌乱的妈妈把秦树赶出了厨房,专心的做起了菜。   「纪姨做的饭好香喔!」   「香就多吃点,顺便把锅里的汤都喝了。」   「这么多海鲜吃下去,晚上会不会睡不着啊~~」「你吃就吃,话那么多。」   姊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出门去玩了,秦树坐在妈妈的旁边,一手摸着妈妈的大腿,一手夹着菜往嘴里送,看着眼前丰盛的海鲜汤,眼睛转了转往妈妈的脸上看去,嘴角若有似无的笑了笑,专心地吃着碗里的饭。   「吃完就去把碗筷都给洗洗,有了力气等等把积欠的作业都给我写了!」「纪……」   「还说!快去洗碗!」   妈妈吃饱之后像是找回了力气,训斥着摊在椅上休息的秦树。   「铃铃铃……铃铃铃……」   「喂~~老婆啊,我在小张这聊天,晚上应该不会太早回去,甭等我。」「喔,别喝太多酒啊!喂~~喂!」   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爸爸胡乱交代了几句,就直接的把电话给挂了,估计只是喝酒喝到一半想起来,随意的就报备了一下。   妈妈坐在沙发上,嘴里咕哝着放假也不多陪陪家人,转头看着在厨房洗着碗的秦树,不知为何的有些紧张。   坐了一会儿,妈妈想起要为秦树布置作业,刚从沙发上坐起来,突然发现下身的小穴涌出了一股液体,一股精液味道冲上鼻头,妈妈羞红着脸往房间跑去。   秦树在厨房边洗碗边哼着歌,脑中尽是与妈妈交缠的快活画面,转头看时间脑中计算了一下,秦树将洗乾净的碗盘归了位,感受到自己胯下恢复了活力之后的蠢蠢欲动,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厨房。   妈妈坐在书桌前整理着要给秦树写的作业,连身裙的袖口侧边露出了小片的乳房,背上的痕迹显示着妈妈将胸罩穿了回去。   「嘎咿~~」秦树开门的声音引得妈妈转头一看。   「纪姨,我把碗筷洗完罗!」   「嗯,快过来写作业吧,我给你出了不少作业来帮你复习学校的功课。」秦树一听到出了作业,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缓步走向书桌,看着桌上翻开的参考书上红色的笔迹散落在各处,标记着应该要完成的题项。   「纪姨,这么多作业我写不完啦!可不可以告诉我答案,我再看看就好?」「不行,不做练习怎么会进步呢?啊~~」妈妈严肃的神情被秦树脱裤子的举动给打破,脸上从严肃慢慢转为娇羞的粉红色,眼神不自觉地盯在了秦树重振胸风的肉棒上。   饱餐了一顿之后,药效完美发挥,秦树的肉棒上下一抖一抖的向妈妈打着招呼,硕大的龟头上光滑无皱,血液彷佛是不要钱的充斥着整只阴茎。   秦树一把将妈妈从椅子上拉下,肉棒直指妈妈的脸庞,不由分说的将肉棒往妈妈的小嘴顶去,妈妈的一阵惊呼正中秦树下怀,龟头直直的突破妈妈的嘴唇与贝齿,进入了狭小的檀口中。   妈妈在惊呼之后回神,有些恼怒的撑着秦树的大腿就要奋起,却被秦树固定住后脑,直接抽插起小嘴,龟头来回地刮着妈妈的口腔,把妈妈愤怒的言语都捅回了腹中。   「我练习作业,姨妈你练习如何好好用嘴巴,都说了要多练习才会进步了不是。」   秦树霸道的话语让妈妈无力反驳,也没有办法反驳,秦树移动着脚步坐在桌前,肉棒一直插在妈妈嘴里,让妈妈像是被肉棒牵着移动。此时妈妈跪在椅前,双手自然地放在秦树的双腿上,秦树腰杆微摆,双手依然固定着妈妈的后脑,在尝试几次放开手见妈妈没有将肉棒吐出来的意思后,才得意的开始做起了作业。   妈妈自主的地上上下下吸吮着秦树的肉棒,下意识的就伸出舌头刺激着秦树的马眼,刺激得让秦树皱着眉头,坐着作业的右手放开了笔,再度扶上妈妈的后脑,左手撑着桌子让屁股抬起,更加灵活自主地在妈妈的嘴中来回抽插。   秦树放松着自己的臀部,让血液可以少许回流,坚挺的肉棒从钢铁慢慢地转为橡胶。感受到自己肉棒的变化之后,秦树咧嘴一笑,肉棒开始更加深入妈妈的口腔,龟头时不时的就往深处顶去。   突如其来的深入让妈妈极度不适应,有心抵抗却被秦树固定住后脑,双手在秦树的大腿不停拍打,却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恶心的呕吐感让嘴中的唾液大量分泌,油亮亮的大肉棒牵着丝丝口水,妈妈的嘴角渗出了显得格外淫靡的口水,持续的不适感让妈妈眉头深锁。   『好难受……怎么那么深入?可是,好像又不是那么难受……』妈妈眼睛盯着在自己嘴中进出的大肉棒,想起第一次为秦树口交的时候,肉棒才放进一个龟头,妈妈就受不了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能很轻松的含进三分之一的大肉棒了?现在看着足足半只肉棒,整整十公分的粗大肉柱插进自己嘴里也只是觉得稍微不适,舌头甚至能够在肉棒进出的时候贴在上面卷缠。   还记得第一次口交到唾液分泌太多的时候,自己都会坚持吐到垃圾桶里,什么时候自己对于溢出嘴中的唾液已经毫不在意,甚至主动咽下沾满大肉棒气味的多余口水?又是什么时候看着沾满自己口水整只油亮亮的大肉棒会充满成就感,甚至主动强迫口中分泌跟多唾液来浸湿眼前的巨物?   秦树看着迷失在自己肉棒下的妈妈,心中充满了征服的成就感,一个原本贞洁的美丽人妻,被自己一步一步地变成口交的好手,甚至已经到了只要嘴里有着肉棒就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地步。秦树夹紧臀部,让大肉棒充血的程度再次加剧,龟头下那长长的肉脊变得更加明显坚硬,缓缓地将肉棒从妈妈那追逐着肉慾嘴唇中抽离。   「纪姨,我帮你练习完了,是不是应该换你教我做作业了呢?」秦树笑眯眯的把妈妈拉起身来,推在了书桌前面,妈妈身上的连身裙早就在刚刚为秦树口交的时候被拉至胸部以上,束缚着美乳的胸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丢置在一旁的地板上。   秦树一把拉下妈妈的内裤,就迫不急待地将肉棒送入了妈妈的蜜穴,被巨大的龟头侵入,妈妈却毫无不适,下午已经被调教成功的子宫颈,顺利地第一次就迎入巨大的龟头,使得两人下身的性器紧紧地连接了在一起。   龟头在子宫内肆意地碾磨,秦树却在妈妈身后认真的问起了作业的答案,只要妈妈不说,秦树就快速的抽插,妈妈愿意说了,就温柔的平抽慢送,搞得妈妈已经不知道自己偶尔的不配合是不是为了享受那狂风暴雨似的抽送。   在应该是读书写字端庄的书桌前,平时在课堂上显得咄咄逼人的妈妈,却在自己学生加外甥的身下肆意呻吟;原本是妈妈被秦树用大肉棒逼问着答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秦树慢慢地变得像是老师一般,妈妈愿意回答正确的答案,秦树就奖励性的深深抽插妈妈好几下,妈妈只要一犹豫,不想直接给出答案,就会受到浅而慢的挑逗。陷入在情慾深渊的妈妈,不自觉地为了追逐肉体上的欢愉而将自己布置的作业给答了个全。   帮助秦树写完作业的妈妈,得到了连续高潮两次的奖励,秦树嘴上说要感谢姨妈的教导,下身不断耸动,两只手从后托着妈妈翘挺的胸部,把美乳当成快感的根源不断揉捏。   就在妈妈面临第一次高潮的同时,秦树从九浅一深,快速地转为次次到底,每次都把肉棒抵入子宫的最深处,并不断来回抽送,巨大的龟头撑开腔膣内壁的皱褶,持续刮动着妈妈最敏感的神经,在妈妈高潮后的短短十五秒内,秦树就抽送了破百下。   「呜……嗯……啊~~」妈妈先是一声高声呻吟,接着马上仰起头张着嘴,喉头发出了无意义的声响,下身的美穴喷洒出一大股透明的液体,把身后秦树的下半身给喷得一塌糊涂。   秦树的肉棒依然深抵在妈妈的体内碾磨,双手温柔地揉捏着双乳,不断地持续给予妈妈肉体刺激,延长着高潮的时间。   「纪姨舒服吗?」   「嗯……」   「纪姨喜欢大肉棒吗?」   妈妈在享受着高潮之后的余韵时,秦树温柔的将妈妈转了个身,让她面对着自己,下身的美穴口依然被巨大的侵入者撑得圆圆的,美臀微摇追寻着快感的延续,秦树温柔的贴在妈妈耳边低语。   「不说的意思是,姨妈喜欢小肉棒罗?」   「唔……喜……喜欢……喜欢大的……」   「那我的肉棒大不大啊?」   「大……噢……很大……」   「那纪姨喜欢我的大肉棒吗?」   深陷情慾之中的妈妈顺着本能地回答了秦树的问题,却在最后一个问题时,因为高潮暂缓稍稍回神,而不愿意将心里的答案说出口。   「纪姨,我的大肉棒很喜欢你,下面的小穴也说很喜欢我的大肉棒,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的大肉棒呢?」发现妈妈的犹豫,秦树将碾磨再次改为前后的抽插,蛊惑的话语再次于妈妈耳边响起。   「唔……嗯……唔……」妈妈害羞地用鼻音表示。   「喜欢吗?」   「啊……嗯……喜欢……不要……」   「喜欢什么?」秦树不依不饶地问道。   「唔……喜欢……喜欢你的大肉棒……不要……不要停……」「喜欢我的大肉棒做什么?」   「嗯……操我……喜欢你的……大肉棒操我……快……快操我……」被秦树深深浅浅的抽插再次带起了情慾,妈妈为了追逐快感,放下了矜持,美臀迎合,双手抚着秦树的腰杆,帮助秦树加快操弄的动作,嘴中说着秦树喜欢的恬不知耻的淫语。   妈妈的双腿随着秦树的起身夹紧了他的腰杆,健壮的身体向妈妈身上压去,一下快过一下,巨大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狭小的蜜穴,妈妈脸色潮红,双手紧紧地搂着秦树。秦树像是要把自己撞进妈妈的身体般,加速摆动腰肢,凝聚在龟头上的刺激快速堆积,终于,就在妈妈再次用力挺上美穴迎来第三次高潮的同时,秦树重重的将肉棒整根插入,马眼喷薄出浓稠的精液刷白了妈妈的子宫。   两具情慾的肉体在高潮的顶峰互相纠缠,秦树和妈妈互相紧抱对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而月亮刚起,爸爸的晚归给予了两人足够的时间继续缠绵,蓦地,房内又再次响起了情慾的交响。   【完】   字节数:23619